在博鳌,他们为何喜欢谈“双碳”?


分类:

发布时间:

2022-05-25

如何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?这是在博鳌亚洲论坛2022年年会上,与会嘉宾关注的热门话题。

       能源绿色低碳发展是关键所在

       能源领域无疑是实现“双碳”目标的关键领域和主战场。

      中国能建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宋海良将能源领域的碳减排比喻成实现碳中和的“牛鼻子”,而碳减排既少不了新能源,也离不开多种能源协同互补。

      “到2050年,未来太阳能将占到整个能源结构的50%以上。”4月20日,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首先将话题聚焦于新能源利用上。他认为,依靠转化、储能、传输三个方面的突破,太阳能将未来能源结构中扮演重要角色。

       高纪凡的话并非没有道理。同日,国家能源局发布1—3月份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,其中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约3.2亿千瓦,同比增长22.9%,相较于风电、水电、核电等新能源增速最快。

       北京绿色交易所董事长王乃祥则将目光放在氢能使用上,他认为,氢能对实现“双碳”目标意义重大,但氢能的发展也需要突破投融资瓶颈。

       持同样观点的还有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建玲,他表示,相较于电能,氢能更加容易存储,在储存上存在优势,在衔接可再生能源储能和调节上,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       不过邓建玲认为,不可因发展绿色低碳能源,就忽视以煤等化石能源为主的传统能源的基础作用、保底作用和调节作用。

       “目前要做好节能。”远大科技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张跃表示:“践行碳中和理念各方都可获得实际利益,但仍需从理念到高效行动的转变。”

       积极推动绿色低碳转型

       在博鳌亚洲论坛4月20日发布的《可持续发展的亚洲与世界——绿色转型亚洲在行动》报告称,亚洲国家正积极展开行动,推动绿色低碳转型。截至2021年底,47个亚洲国家中已有25个作出碳中和承诺。

       实现碳中和意味着产业结构调整和能源结构转型,这需要付出短期成本和代价。

       博鳌亚洲论坛理事长、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强调,联合国气候变化格拉斯哥大会 “朝着正确的方向走出了有价值的一步”,但关于气候变化的承诺还不够多,他呼吁全球的领导人能够做更多的工作,同时敦促欧盟、美国、日本等在财政上支持发展中国家采取气候行动。

       潘基文呼吁,要有远见并发挥领导作用,不应该让自己被当下面临的危机所压倒,而看不到长期的挑战。

       人们对于碳排放的认知,有一个从小到大的过程。除了政府,企业为实现“双碳”目标也在行动。

       在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、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看来, “双碳”目标的提出在于激励整个涉及碳减排的企业,让他们在投资和决策时能够面向绿色未来与可持续。

      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李波表示,要实现既定的减碳目标,最好的办法是碳定价,碳交易只是碳定价的一种方法,另外一种办法是碳税,各国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来选择。

       周小川认为,我国已初步形成全国统一碳市场,但还需要优化碳市场激励机制,方向应该是从现货走向远期市场,中长期的目标主要是引导投资。

       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刘俏预计,中国实现碳中和的投资规模需要250万亿元人民币。他认为一是尽快形成碳价格发现机制,二是发挥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。

       “由于不同区域和国家达成碳排放目标的方案和路线图不一样,最优激励机制在于国家制定的任务目标能否合理分解到各个地方、部门、行业。”周小川说。